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济宁头条 >> 本地头条 >> 正文

一只“凶猛”的蛐蛐卖了两万元 三个村子20多天进账千万

来源:    2019-8-21 11:31:32     浏览次数:0

  • 1/2

  • 2/2

8月19日晚,在曲阜姚村蟋蟀文化节上,不少人四处搜罗品相好的蟋蟀。

收蟋蟀的人一般会在小罐里放上几粒玉米粒,给蟋蟀清理肠道。

每年8月中旬,对于曲阜市姚村镇而言,都将迎来一个只属于姚村人自己的节日——姚村蟋蟀文化节。在这个持续近一个月的文化节上,被当地人习惯叫做“蛐蛐”的蟋蟀,虽然个头不大,却是贵如黄金。在今年的一次交易中,一只传言成交价高达11万元的蟋蟀,更是把本来有些不景气的行情,再次搅得蠢蠢欲动。

天南海北客商

齐聚曲阜小镇

8月19日晚上9点,在曲阜市姚村镇政府的文化广场上,一年一度的姚村蟋蟀文化节开幕式正在进行着,精彩的曲艺演出吸引了周围不少村子的居民赶来观看。

不多时,一辆京牌的皮卡和一辆苏牌的小轿车缓缓停到了路边,几个操着北京口音的男子挎着腰包,手里提着编织的小篮子,有说有笑地从车上下来。看到有人来了,几个镇里的小伙子突然跑过来,一个引领着汽车从一旁开到停车的地方,另两个则把人引到了自家摆放的桌椅前。

几个男子刚一落座,便打开编织篮,拿出一个小巧的三脚架,支上一个灯板,再在一旁摆上几个蛐蛐网,有的还要放上一个巨大的茶杯。从北京来的这几位,连头顶的白炽灯都要拧下来,换上自己带来的。“我这个亮堂,看得清楚,还能外接电源。”一切准备妥当,还没等他们拧开杯子喝上一口水,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中年人,便向桌子上推过去一个不及巴掌大的小罐子。

仔细看去,小罐子上有个白晃晃的金属盖,被两条粗黑的皮筋绑得结结实实。看到有“货”,几人也不言语,甚至都没对来者抬头看一眼,就熟练地拿起罐子扯开皮筋,小心掀开盖后放到灯板下一照,一只黢黑油亮的蟋蟀在里面来回乱窜。他们眯起眼仔细瞧了瞧,便盖上盖,重又套上皮筋,把小罐子推了回去。来者也不说什么,拿起来便朝着其他摊位走去。

慢慢地,大街上的车辆多起来,车牌也是囊括了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河北等省市。若不是因为当晚的主角另有其“物”,外地人可能会以为这里正要举办一场车展。

为小虫谈价钱

也要“打太极”

快到晚上9点半的时候,路两旁原本空荡荡的桌椅很快就占满了人。“您说多少钱?”四五个身穿迷彩服、头上戴着矿灯的村民,一次性带过来好几个小罐子,每个罐子里都有一只活蹦乱跳的蟋蟀。挑了半天,这几位北京的客商明显相中了其中一只。问了价,村民伸出了五个手指头。

“不成,虽然牙好、个儿大,但您瞧瞧这后腿,明显有伤。”说罢,他们从桌旁厚厚一沓人民币里抽出20张,摊到村民面前说:“您看成不成?成我就收了,不成您再到别处瞧瞧。”几人转身低声商量了下,叹口气把钱收下了。

拿了钱,几人转身便要再去其他摊位看看。当记者询问价格几何时,其中一个人摇着头说:“价低了,但没办法,后腿确实有伤。”另一人的语气中也是掩不住地惋惜:“可能捂的时候摁到后腿了,不然绝不止这个价。”当旁人问起要是没伤能卖到多少钱时,俩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起码六千!”

而在另一头,一位刘姓天津客商的面前早已堆满了如山般的小罐子。“古时候咱们姚村的蟋蟀进贡北京,先要在天津停留中转。”当地人说,久而久之,除了北京、上海之外,天津的客商在当地一向颇受欢迎。只不过,今年或许是受到气候的影响,这位刘老板的“收成”并不如往年乐观。

受气候干旱影响

市场行情不如往年

“大个儿的,我只要大个儿的。”“您瞧您这只牙不小,但块头忒小。”今年还不到30岁的刘先生,来姚村收蟋蟀已经足足十年了。他一边细细看着手里活蹦乱跳的蟋蟀,一边向记者念叨着:“收蟋蟀我只认姚村的,这儿土质好,出的蟋蟀不仅个儿大,而且劲儿也大。”

说罢,他把手中的小罐子放下后,问了对面的村民一句:“说个卖价。”听见对方说要两千元之后,他立马把小罐子推了回去。看到有戏,几人又把小罐子推了回来,“可以谈啊,你出个价。”看到刘老板伸出五个手指头,几人立马不乐意了:“你看看这块头,这后腿,两千元我们都说少了。”一旁围观的人也附和着说:“低了,确实低了。”

“您去别家问问看,个大牙小,给你五百都是高的。”双方就这么“你来我往”,最终还是以五百元的价格成交了。收下蟋蟀,刘先生又念叨了起来:“今年我来十天了,前前后后一共才收了30只,往年这时候起码得收六七十只了。”

最近这几天,几乎人人都说今年的蟋蟀市场不如往年。受到今年气候干旱的影响,地里的蟋蟀确实没有往年的个头大。刚从人群中退出来的曹女士告诉记者,她今年请了四天假回来逮蟋蟀,但四天下来只卖出去了四五百块钱,“去年20天我卖了6000块钱的蟋蟀,今年地里旱,下去一听声儿就知道不行。”骑上电动车,她还说:“不逮了,明天回城里继续上班去。”

如同庄稼一般

也要看天吃饭

在当地不少人看来,蟋蟀这门生意如同庄稼一般,也是“看天吃饭”。碰上当年气候好,就是在路边支上桌椅出租的商户,20天下来也能有七八千的租金收入。一位叫张伟的当地商户告诉记者,去年他在路边支了20张桌子,天天爆满,晚上还要让家人煮上十斤鸡蛋送过来。“交易都要到凌晨,许多客商饿了,就吃鸡蛋垫垫。”

不过,因为市场越来越成熟,有的经验老到的行家早已不再“看天吃饭”了。在姚村镇东辛村,记者见到了正在家里喂蟋蟀的柳军。在当地人眼中,柳军不仅是资格最老的行家,他还身兼着曲阜市蟋蟀协会的会长一职。在他家的客厅里,两侧地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瓷罐子,角落里则放着一口袋尚未晾晒的泥土。

“今天早上听说邻村的有只蟋蟀,卖出了11万元的价格。”柳军说,这单生意在当天被传得沸沸扬扬。虽然都说这小虫贵如金,但11万元的价格说起来仍然是天文数字一般。不过,柳军并不羡慕,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瓷罐子,一脸骄傲地说:“我这只也不便宜。”

说完,他打开盖子,只见里面是一只块头不小的蟋蟀。当柳军拿出草杆子斗它的时候,脑袋前面立马出现两颗巨大的牙齿,让这本来有些萌的小虫,霎时间变得凶狠无比。“蟋蟀不仅看个头,还要看牙的大小,也要看六只腿的粗壮程度,以及与身体的比例。”他告诉记者,当天早上有朋友通过微信发给他这只蟋蟀的照片之后,他立刻赶了过去,验了货之后二话不说,现场点给对方两万元钱。

围绕蟋蟀形成的链条

能带来上亿元产值

研究蟋蟀30年的柳军,早就不再下地去逮了。现在的他更像是个中间商,帮一些酷爱蟋蟀的老板四处搜罗品相好的蟋蟀。收回来之后,他会把房间里的空调开到26℃左右。“这个温度最适合蟋蟀,因为在地里,天微微亮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温度,而此时的蟋蟀最为活跃。”

说起蟋蟀,柳军如数家珍。“小罐里的土,要晾晒之后再筛,待到非常细的时候才能装进小罐里。”看到众人一脸迷惑,柳军笑呵呵地解释说,因为潮湿或者粗糙的泥土,极容易让蟋蟀在小罐里蹦跳的时候伤到后腿。

从别人手里收来之后,柳军先要在小罐里放上几粒玉米粒,“蟋蟀可以吃玉米粒,有清理肠道的作用。”待到清理得差不多之后,再放进去一些他亲手调配的饲料。“每年我都去外地学习,饲料的调配也是年年都在变,但是在咱们这儿,各家的饲料都有各家所长。”他一脸神秘地告诉记者,喂蟋蟀的饲料里很有道道。

如今,已经名声在外的姚村蟋蟀在市场上很受欢迎。柳军说,过去蟋蟀有黑、白、红、黄、青、紫、花七大种类,细分有700多个小类,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锐减至300余个小类。柳军告诉记者,每年8月中旬到9月初,不到20天的时间里,他所在的东辛村以及两旁的西辛村和徐家庙村三个村子400余户村民,收入能超过一千万元。

姚村镇的蟋蟀文化节已经举办到第七届。姚村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士灿介绍,目前每年围绕蟋蟀形成的销售、购买、餐饮、住宿等链条,可以给姚村镇带来上亿元的产值。

热门资讯

+更多

资讯排行

+更多
涉及六县区!济宁国省道中央绿化带不再有斑秃
4月底开始,济宁市公路事业发展中心集中一个月开展普通国省道中央绿化带专项整治行动,共涉及任城、曲阜、泗水、鱼台、金乡、嘉祥6个县(市、区),整治里程共计8…[详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项目分析  保护隐私权  服务条款  免责声明  广告服务  招聘信息  用户体验计划  版权声明  济宁信息港简介

Copyright @ 2010-2018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济宁信息港 版权所有

济宁信息港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7-2811216 举报邮箱:jiningxinxigang@163.com

网站备案:鲁ICP备12010550号  

鲁公网安备 37080202000480号